平江路

一箭之遥,准备从北开始,步行到南端思婆桥,外婆家就在桥堍,自扪为什么要选择平江路,这个问题,也许用一生也回答不完,看完小文自然明白。


     大年三十的平江路巳没了往日的喧嚣,空气中,煎豆腐的葱花香、烤鱿鱼刺鼻的鱼腥气、烘烧饼以及制作点心的烘焙香味,都消失了(注:从今年元月开始,烧烤、煎炸食品在平江路禁止制作),商店的叫卖声夹杂着评弹唱词的嘈杂声,也销声匿迹了。鳞次栉比的店铺依然在,只是上了塞板,苍劲古朴的石桥依然在,只是沒了游人,潺潺而流的平江河依然在,只是看不到搖橹的游船。空旷冷清的气氛使我一下子穿越到童年。上小学时,有次生病,只得中途回家,走在回家的小巷上,冷冷清清,空无一人,静谧中感到一丝神秘。回家躺在床上,空间宁静得绣花针掉地上都能听到,突然巷内传来一声“阿有破布头換长生果”的叫卖声,或许是以物易物,政府罕见地放过了那个时代的唯一的叫卖声。当这声音逐渐远去后,周圍显得更加静谧,这种静谧好象一杯香茗,散发出茶叶的清香,可着人意,养育人心。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是城市之美,静谧是植入街巷的韵味。在外国逛街时,也会感受到街道的静谧,那味道带有别样的宗教气息,而苏州街巷的静谧,散发出的是天堂韵味的芬芳。大年三十,平江路久违的静谧又回来了,这算是年味吗?当然算!


     往前走,保吉利桥在平江路与白塔东路交叉口,桥头发生的轶闻趣事多着哩,小时候就听父亲说,粽子要吃夏荷生的,夏荷生是解放前在桥头摆粽子摊的,他走的是高端路线,质高价贵,一般劳动人民走到摊前看看,他就会说:”倷吃勿起格,吃一只粽子倷好吃一碗肉面外加两付大饼油条哉”。他谙知桥头周边鼎食簪缨之家各人的口味,只要你隔夜定他的粽子,不用关照粽子的要求,是瓷实点、软糯点,肉精瘦点、重糖点……,只要告诉吃客是谁,即使最重的口味也能做出来,第二天他趁热送货上门,保证做到甜喜欢咸中意。平时他只做十只肉粽十只豆沙粽,卖完收摊,巳能维持生计。为此,在桥头等生意拉洋车的癞痢头阿四,心里不服帖,拉一天洋车远远及不上他卖二十只粽子赚的钱,有一天,阿四爬到夏家屋顶上,从天窗偷看夏荷生做粽子,原来他把米与肉烧好,然后加佐料调制,什么口味都能调制出来。阿四自以为窥探到了祖传秘方,高兴得差点从屋顶滾落下来,

但阿四你高兴得太早,即使你学会做粽子,可你学不会卖粽子。用现代话说,掌握顾客口味,这叫大数据,隔夜订粽子,这叫私人订制,第二天送货上门,这叫快递。这些经营方式是互联网营销的雏形。阿四你拉倒吧,还是去拉你的洋车,的的打车的时代还远远没到来。夏荷生终身未娶无后,随着他去世,夏荷生粽子也消失在平江路上。他的故事更鲜为人知。


     夏荷生卖粽子是小众的买卖,在小小桥头有时也会出现所谓的大型商业活动。盛夏傍晚,只要听到小锣敲响,在街上乘涼的大人小孩都往桥头跑,买梨膏糖的“小热昏”开张了,在昏黃的路灯下,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听着卖梨膏糖的开場白,唱道:“小裁缝勿吃我格梨膏糖,裤腰缝到领圈上。小木匠勿吃我格梨膏糖,榔头敲在脚板上。小囡囡勿吃我格梨膏糖,夜夜出水(尿床)在床上。小学生吃了我格梨膏糖,个个都是状元郎……”。广告词噱头、诙谐、幽默、夸张令人发笑。梨膏糖含有止咳化痰的药料,对治疗咳嗽、气管炎、哮喘等疾病有独到功效。据说梨膏糖的制作工艺巳申报世遗,但没有批下来。旧社会卖梨膏糖叫做“三分卖糖,七分卖唱”,如果將甘之如饴的卖糖唱词整理出来,与制作工艺一并申报,说不定能申报成功。接地气的说唱是一种市井民俗文化,申报非遗是对即将消失的文化的保护。如今梨膏糖巳经创新出几十种品种,连肉松梨膏糖都创新出来了,但说唱的艺人没了,梨膏糖也风光不再了。


     下了保吉利桥左边有家民居,两扇大木门的门庭虽与两边佈景式装修的店面不协调,但它是平江路上巳罕见的原汁原味的民居,经历沦桑的木门上,已经新桃换旧符,似乎在无声宣告,“我在阵地在”。这是我们父辈就熟稔的张家。张家大小姐曾是我小学的校友,在平江路上土生土长七十余年,是平江路变迁的见证人,她从小读书优秀,是才女。我自知淺陋,很想请教与平江路同呼吸共命运的张大小姐,平江路从旧时的一条商业街一下子转变成旅游景区街不知你有何感想?新开的商铺与千百年来平江路积淀的文化毫无关系,是否感到古街的內涵被掏空?布景化的装饰和伪民俗的泛滥使得旧时街巷的肌理,生活的场景巳消失,难道这一切不使人感到惋惜不舍吗?欲想叩门请教,有心无胆,不敢打扰。不过我早已自解自慰了,正如罗振宇所说的,做一个迷茫时代的明白人。解放前,苏州是座士大夫休闲享乐的城市,解放后,为了发展经济,将城内多少深宅府第改成工厂,在城里诞生了孔雀电视机厂、香雪海冰箱厂、春花吸尘器厂、长城电扇厂,(成为苏州四大名旦,如今都凤凰涅槃),芝麻小厂更是星罗棋布,将园林式的城市转变成轻工业化的城市。当时也有人惋惜,但经济的发展必竟给人民带来福祉,所以平江路的转型能否撬动苏州城市的转型,成为一座旅游城市,促进评弹、昆曲、木刻年画、苏绣、园林、苏帮菜、民间小吃等等民俗文化的发展,这些才是老苏州所关心的大事,也许算是另一种千年等一回吧!


     准备继续往前走,突然不知从哪儿飘来的香烛煙火味,似乎在说,大年三十你还有闲心瞎逛,还不去准备年夜饭。今天就到这儿吧,再往前走,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回家过大年了!
     此时离春晚零点钟声很近了,此刻能吐槽一番,也算是一种守岁吧!祝春节快乐,给大家拜年啦!
          写于2018年除夕 许克江

打赏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